墨染白Moo

该账号只发日漫相关。
食杂。
拖延癌晚期。有脑洞没笔力。
高考完回来努力更新!

【博狗】不知书

放飞自我。


-
叙一长书,寄予你不知的远方。

【博狗】不知书

汝不知。

耳畔捕捉到那一丝若有既无的笛声时,大抵所有的怀疑都成了不可置信,余下的是空荡的胸腔,只有火焰灼烧的噼啪声空洞的回荡。
源博雅攥紧了双拳。
“博雅。”身后的银发男子顿了半晌,终是将手轻轻搭在他肩上唤他一声,尾音带了丝不易察觉的轻叹。
“他便交予你了。”
更远处的天被深邃的黑涂满,浓郁而暴躁的阴界之气正在蔓延。晴明深知不可久留,若阴界裂缝被彻底撕开,后果不堪设想。
他也知面前友人挣扎的内心,于是顺水推舟,教他迎战他们的第一个对手,余下的人继续前进。
高大的人类武士第一次在面对强敌前沉默不语。然而他忽的转身,语气坚定,“如果他真的从恶,我会亲手杀了他。”

吾在等汝。

悠悠的笛声在山间回响。
人面的妖怪坐在峭壁上突出的一株劲松的枝丫处,墨黑的双翼服帖的收在身后,宽大的白色狩衣在夜风中猎猎作响,月光在他的发丝上涂抹银辉。
他反手执笛,不为人知的曲调就从他唇边泄出,声音带了淡淡的苍凉之意,在林间孤寂的回荡。
直到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笛声蓦然一顿。双翼小幅度的拍打了一下,大妖将长笛放下,摘了别在腰间的赤红面具挂在面上,遮去淡蓝色的双瞳。
“大天狗。”
坐在前面的妖没回头,站在后面的人再不发声,场面一下子凝滞起来。
博雅张了张口,只觉喉咙干涩,半晌才憋了一句,
“许久不见。”
许久不见。
又有多少年未曾见过了。
面具下的唇角勾起,大天狗突然有些想笑,但实在是笑不出声。
“汝变了……”他只是浅浅一叹,尾声低不可闻。

彼时的大天狗和现今无甚不同,人类的武士却还只是个孩子。
他是第一个敢执箭对准大妖的人类,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肆无忌惮闯入大妖生命中的人。

墨色的羽翼舒展开,大妖居高临下的看着人类的武士,银光打在他背后,阴影处只能看到赤红的高鼻鬼面。
“汝不过区区凡人,如何能理解吾等大义。”
源博雅稍松开的拳又捏紧了。
“是,我不能理解,”他咬着牙,“可是大天狗,你却也不是这样的,曾经和我一同驱逐恶鬼庇佑弱者的你去哪了!”
“可笑,为了大义,微小的牺牲是必须的。”高处的妖怪冷哼一声。
“那你又何须,”字字都是从紧咬的牙关间挤出的,“何须带上面具,不愿直面我。”
你当年为何离开,和我妹妹一样,从我面前消失。
告诉我!
“笑话。吾不露面,无非是汝不够格。” 狰狞鬼面下出口的话语一字一字的刻入他的心脏。
鲜血淋漓。
“那便只好,”武士长吸一口气,反手抽出携了灵力的羽箭,肌肉绷紧,长弓撑起,身姿如满月,“阻止你了。”
只有我可以。

只有汝可以。

大天狗将先前收在腰间的长笛取出,面具微掀,露出单薄的唇。长笛递至唇边,淡色的上唇微翘,轻轻含了一口气,笛音泄出,声调悠悠远远绵柔不绝,在寂静的黑夜山林显得格外突出。
源博雅惊恐的发现自己执弓的手竟有一丝颤抖。他自小练弓,手稳便是一个好弓手的基础。那笛声……他不再犹豫,握住箭尾的手指松劲,破魔矢携了他十分灵力破空而去,直指大天狗的翅膀。
大天狗冷眼看着疾速而来的弓矢,身体不动,笛声平稳。
然而在利箭即将穿透黑色羽翼的瞬间,笛音急转而上,霎时尖利,破魔矢应声而碎,随风化了灰。
源博雅瞪大双瞳。
他知道鬼面下大天狗在看着他,长笛执在唇边,一如当年,但如今的一切已经是他所未见过的了。
已经不一样了。
大妖的翅膀大幅度的扑扇一下,然后瞬间发难,羽翼卷起的罡风席卷过地面,霎时飞沙走石,同时带了妖力的笛音破空而来,音调不再舒缓,反而节奏急促,伴随着巨大的轰击声。
他再怎么想,也没有想过他会用笛子……人类的武士咬紧了牙,心底传来尖锐的痛楚。

“你吹得真好,教教我吧!”
笛声一顿, 坐在高处树枝上的大妖放下了持笛的双手,扭头去看那肆无忌惮的人类小鬼。
少年模样的源博雅窝在粗大的树干旁傻呵呵的仰着脑袋冲他笑,阳光浅薄却在他眼里生辉。大天狗撇撇嘴,把斜戴在头上的面具扶正,闷声来了一句:“吾为何要教汝。”
“哎哎哎不要这么冷淡嘛。”少年跳起来去攀那树干,无奈年小而这树委实高大,努力了一会儿发现与大妖的距离没有任何变化,只得悻悻的坐回原位。“你为什么老是在那么高的地方坐着啊,下来陪我呗。”
大妖的翅膀拢了拢。他按下额角跳动的青筋,低声念叨着不和熊孩子一般见识,想了想还是张开双翼慢悠悠的飞了下来,站在少年的身旁。
然而不等他站稳,懒散的坐于地面上的人却突然跃起,趁他分神一把将他戴好的赤色鬼面摘了去,露出澄澈的蓝色双瞳。
“汝……!”
“明明很好看,为什么要遮住呢。”
许是少年艳红双眸里不加掩饰的情绪太过灼热,他张了张嘴,最后也只是把面具抢了回来,短暂的犹豫后挂在了腰间,算是默许了对方的要求。
少年笑的更开心了。
“吾可以教汝,”权衡之后大妖觉得如果自己拒绝估计会被烦死,“但是汝要是太笨的话就不怪吾了。”
“怎么可能!我一定会好好学的!绝对有一天会超越你!”少年不甘的喊道,扬了扬双拳。
“是么。”
他浅浅的笑了,如淡色的花缓缓舒展。
“吾等着那一天。”

吾等着那一天,
汝亲手……

山崩地裂。
大天狗攻势凶猛,山岗岩石都化为碎块漫天飞舞。源博雅只能勉力躲避,期间找准时机射去的破魔矢无一不在半路就被拦下,化为碎片。
狂风带来的巨大轰击声中疾厉的笛声不断,源博雅知道其中携带的妖力才是最为致命的。他面色阴沉,心中几番抉择后,终于下了决心。
人类的武士顿住了脚步,拔出腰间的长刀插入地面,灵力回转顺着双臂流入手掌,以刀身为媒介,地面上出现了黑色的晦涩咒文,以他为中心四下扩散,转瞬间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结界。
骤风被暂时阻隔,源博雅探手从腰间的布包里取出一只竹笛,轻放在唇边吹奏起来。
悠扬欢快的的曲调流泻而出,博雅执笛的双手手腕灵巧的翻转,随着指尖娴熟的按压,笛声雀跃,直直传向高空。
大天狗的身影蓦然一僵。

-TBC-

卡在这里是不是很想打我:-D当然不给打x
再不放出来这篇就只能成为我手机里的回忆了……
文不对题系列√HEHEHE重要的事说三遍。写完再扒电脑修一修【趴
描写匮乏,腿肉不好吃orz依然感谢每个看过这篇的小天使,圣诞比个心♡(虽然晚了一天)

评论(8)
热度(44)
©墨染白M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