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白Moo

该账号只发日漫相关。
食杂。
拖延癌晚期。有脑洞没笔力。
高考完回来努力更新!

【异眼松/自设定】沉默 -PART.01-

◆本来只是想像宗教松那样写个人设,结果手贱加上背景设定他就成了个坑orz

◆文笔渣你确定要看后续吗【歪头

◆脑洞一点点大拍砖轻一点。

◆以下正文。





明明无罪,却成了该死之人。

火焰浇筑了他们的天空。

火。

无尽的火。

淹没了世界。

PART.01

闭上眼睛吧。

我会保护你们的。

因为,我可是……

古老的建筑一下变得空旷又冷寂,只剩下红的焰,沉默地燃烧。

“十四松!”

小松猛地踹开厚实的雕花木门,有烟跟着钻进来,隐约能看见门外的灼目火焰。

十四松只是安静的坐在地上,他的瞳仁几乎要被染成血色。

然后一双手轻轻掩住他的视线。

“闭上眼睛吧……”

小松背起弟弟,没再留恋的离开。

房间中央的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似是坠入梦境,唇边是六人常见的温柔弧度;只是身下的红色却嘲讽的告诉他们,两个人已经不会醒来了。

他们已经归去了自己的伊甸园。

-

“一共3500元,请收好!”

便利店的店员热情的把东西递给顾客,收银台前的人伸出左手接过购物袋。

漂亮的手。

女店员看着对方的手腕这样想。她抬头想看这位顾客的长相,却发现对方兜帽下的脸雾蒙了一般看不真切,只有一只右眼泛着荧亮。

“抱歉。”

那人低低说了一声,转身离开便利店。身后空气似有一瞬间的凝滞,但很快女孩子充满朝气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购物愉快!”

轻松拎着购物袋顺着人流走在街上。他小心避过一个又一个行人,一直向前,直到耳边的喧嚣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归于平静。

他停下了脚步。此时宽阔的路面除了他没有一个人。

一声尖鸣突兀地响起,天空像是一副静止的画面扭曲了一般,在轻松上空扭成一个漩涡,空气似变成了水不断翻腾,然后汇聚成一只巨大的鸟,伸展开的双翼遮蔽了视线。

大鸟有着白色的羽,只在头顶有着蓝色的绒毛,翅尾又像是水一样柔,泛着透明的色泽。

轻松默默看着大鸟落在自己面前,俯下高大的身躯把叼在嘴里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把头探到他的手边蹭了蹭。轻松顺手揉了揉它头顶的蓝色绒毛,接着低头打量面前的“东西”。

那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已经断了气,胸口血肉模糊,暗红蜿蜒了一地,面上表情狰狞;另一个好不到哪去,只比他多了一口气,身上都是被锐器割的伤口。

轻松把购物袋放到一边,蹲下来看着那个暂时还活着的男人,面无表情:“你们是哪边的。”

男人喉管里堵了血,一下一下轻轻咳着,满嘴都是血沫,身子轻微颤抖;但他明显没有要开口的打算,甚至还闭上了勉强才能睁开的双眼。

轻松的表情没有变,他伸手扯下男人被血染红的衬衣衣领,然后拿起购物袋,起身走开。

身后传来撕心裂肺的哀嚎。

他的步伐没有停顿,只是低头查看这块布,最后在翻折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标志。他看着那个不起眼的标志,攥着布的右手蓦地使劲,手背上青筋突起,指甲几乎要把掌面抠破。

他闭上眼,狠狠把布块撕碎,抛向了身后,然后继续前进。

巨大的鸟在他身后展开双翼,溶于空气般缓缓消失。

这个城镇的街道错综复杂。

轻松左拐右扭走了很久,终于在一个死胡同前停了下来。

“人都甩掉了。”他说。

身后传来脚步声,他扭头望去,一张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轻松哥哥。”椴松笑了笑。

他的左眼和轻松一样被过长的刘海盖住,裸露出的右眼瞳仁如墨一般深不见底。

他随意拍了拍手,刚刚跟随轻松的鸟一下出现在空中。它褪去了隐身的状态,巨大的身躯渐趋透明。

椴松的右眼泛着淡淡的荧亮。他伸出左手打了个响指,鸟儿短促的叫了一声,然后消失。

“辛苦你了,澶。”椴松低声说了一句,然后看向轻松:“轻松哥哥,没碰上什么麻烦吧!”

“有两个人跟踪我,被澶解决了。”轻松皱了下眉:“小松他们呢?”

“小松哥哥他们去查昨天尾随我们的人了。”椴松安抚对方:“不用担心,应该快回来了。”

轻松叹了口气,刚想把购物袋放地上,一个声音突然斜插了过来:“唉唉唉饿死我啦饿死我啦也不知道轻松回来了没有——”

紧接着四张一模一样的脸一同出现在了拐角。

“哦,看来食物已经回来了嘛~”

为首的长男颇为轻挑的吹了声口哨,左眼瞳孔是一片深邃的黑。

-TBC-

【目前可公开设定:

轻松:右眼;能力:夜视,思维控制。

椴松:右眼;能力:通灵。

小松:左眼。】

所谓的“异眼松”其实是指六子的【单眼】拥有特殊能力,具体背景设定我过段时间再放。

如果有人看的话可以猜猜六个人的能力是啥啊_(:з」∠)_

因为是全员所以没啥固定cp,也就是说啥都可以写(*´艸`*)小天使可以把脑洞丢给我!我会试着往文里加的x

评论
热度(7)
©墨染白M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