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白Moo

该账号只发日漫相关。
食杂。
拖延癌晚期。有脑洞没笔力。
高考完回来努力更新!

【all27】NEVER丨PART.02

*宇宙警探paro,私设撑起半边天


*正剧向,HE,微虐


*all27不逆不拆


*文笔一般,请谨慎食用


*高三狗长弧,龟速更新













“不过是一枚棋子。”

 

 

 



男人踏进会议室的时候,另外六人已经就位。主座上戴着宽大帽子的的女子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入座。


“我们听说了,那件事是真的吗?Kola。”


男人刚坐下,邻座的穿着迷彩服的人就开口。


Reborn脸色阴沉:“没错,行动已经开始了。”


“真是意外,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乱来很可能会打乱整个计划,Vongola的小鬼就这么喜欢乱来吗?”桌子对面,威尔帝推了推眼镜,语气轻佻。下一刻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


“我现在心情不好,闭上你的嘴。”


“喂喂,我就是说说……”


“好了,大家安静。”


首座的露切拍拍手。杀手冷哼一声,收起了枪。


“那么,Reborn君,”露切看向他:“纲吉君现在如何?”


“不太好。”男人有些烦躁的拉低帽檐:“事出意外,这不是计划里的行动,而是被对方发现,抢了先手。”


语惊四座。


“说的也是,毕竟那孩子……”露切没有再继续下去。她看向众人,开口:“我们也提前行动,好和Vongola接轨,这两天大家辛苦一下,时刻做好准备,接到信号就执行计划。”


会议室的气氛压抑,毕竟最后的日子就要来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这时有个低低的声音哆哆嗦嗦的插了进来:“那个……”


“史卡鲁你还是安静吧,”他身边的风叹了口气,“若果你还想活着的话。”


“唔……”史卡鲁伸手捂住自己的嘴,低下了头。他相信风的话,如果自己敢犹豫的话Reborn一定会杀了他。但是他只是有点担心Vongola的小鬼……算了,如果说出来也是会死的。他大概可以想象到“沢田纲吉死亡”的消息传出来时Rborn的表情,又打了个哆嗦。

 

 



“哇!——对不起云雀学长!我下次再也不敢迟到了!!!”


“哼,还有下次吗,草食动物。”


棕色头发的男孩子险险避过了身侧的银拐。他看着半截都没入地面的拐子,瞬间眼泪差点飚出来:“会死的好吗被打住一定会死的!!!”


云雀恭弥眯起眼睛向对方靠近。男孩手忙脚乱的爬起来,转身想要跑掉,却没能躲过挥向身后的拐子,一下子摔在地上。


“好痛痛痛……”


“你今天怎么回事?”


“啊?”纲吉趴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对方逆光的脸,半天没反应过来。


“动作太慢了。”本来可以躲开的攻击却没能躲开,还是云雀反应快,最后一刻收了力道,不然男孩就不是趴在地上这么简单了。


“哈哈哈,没啥,就是昨天出任务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腿……没事的云雀前辈已经不疼了!我绝对不会旷课的!!!”


纲吉越说声音越小。本想装傻充愣混过去,没想到云雀提着拐子直直走来,吓得他拔高音调,立马坐起来,没想到碰到了左腿上的伤口,没忍住“嘶”了一声。


云雀的脸更黑了。


纲吉差点哭了。出个C级任务还搞成这样,太丢人了。所有去的人就自己受了伤,还不是被攻击造成的,是自己蠢来了个平地摔,硬生生在腿上划了条口子,裤子也破了,还差点被Reborn赏子弹……想想都心酸到哭好吗?!!


居然还有心情神游。云雀挑眉,拎着地上散发负能量的兔子的领子让他站起来:“过来。”


“唉?去哪?”纲吉开口。云雀淡淡瞟了他一眼,他立马乖乖闭嘴。嘛,去哪总比被咬杀好……


然而看到房间门口“接待室”字样的时候,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太天真了。我还不如被乖乖咬杀然后去教室呢?!!好可怕,感觉再也出不来了?!!!


拉开门进去的云雀发现纲吉还在门口浑身僵硬的傻愣,好心情的勾了勾唇角,叫他进来。


纲吉抱着脏兮兮的书包走进了房间,唔,怎么办脚都在抖……云雀拍拍沙发靠背示意他坐下,纲吉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想干什么,等到云雀提着一个很大的医药箱到他身边,要他把裤子卷起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都要掉了。


“等、等等云雀学长?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自己会弄!”


“别吵。”看着对方亮出来的拐子,纲吉乖乖闭上了嘴,抖着手去拽裤脚,结果笨手笨脚的又碰到了伤口,疼得叫唤了一声。


云雀没说话,半蹲在他身旁伸手把他左腿的裤子一点一点卷起来,十分贴心的避免了布料与伤口的接触。校服裤比较宽松,纲吉本来也属于比较瘦小的那一类,所以卷的很方便。同时被白纱布勉强包裹过的小腿也一点一点露了出来,上面还隐隐印出来淡淡的红色。


他把纱布小心的拆开,看到了小腿外侧不深但是比较长的划痕,因为没有好好处理所以又有血渗出来。他打开医药箱,熟练地拿出医用棉花擦去血迹,再倒了酒精和双氧水给对方擦洗伤口,上上碘伏后用干净的纱布缠好。整个过程他身前的人都没有出声,直到他把医药箱收拾好,男孩突然开口:“谢谢你,云雀学长。”


云雀没接话,站起身去放医药箱。


看着他的背影,纲吉翘起了唇角:“果然云雀学长是个温柔的人呢……”但是让他在意的是,那个医药箱东西那么全,学长的处理手法又那么娴熟,一定,经常受伤吧。


他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


然后脑袋就被敲了。


纲吉抱着脑袋看向对方。云雀看着他委屈的眼神心情莫名好了很多。果然草食动物还是不适合刚刚那么忧伤的表情。“特批一天假,你可以走了。”


“……等等,什么?”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


“哇哦,居然质疑我?”


“不,不是!总之,谢谢云雀学长!”条件反射从沙发上蹦起来,纲吉深深地鞠了个躬,转身就想跑出去。但是没跑两步他停住了,下了很大决心才回过头来直视云雀的双眼:“我以后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不会再麻烦大家。所以、也请云雀学长一定,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男孩的脸色凝重,光打在脸上,褐色的眼睛都在发亮。


云雀挑眉:“你在命令我吗?”


“不、不是的……”某人瞬间变怂。


“那么,记住你说过的话。”好好保护自己。


“唉?”纲吉愣了一下,黑发青年淡漠的表情落在他的眼里。然后他缓缓地,露出了笑容,明亮而温暖。

 

 



睁开眼的时候脑子很混乱,画面还停留在那个温暖的笑容上。云雀恭弥花了一点时间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在並盛风纪财团的办公室,而刚刚梦到的画面,大概是八九年前的记忆。那时草食动物才被选中成为一名宇宙警探不久,距离现在的首领之位还很遥远,距离那些潜伏在表面下的黑暗也很遥远……


看来,你把说过的话都忘了呢。云雀恭弥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草壁哲矢现在觉得坐立不安。


他现在正坐在风纪财团总部首领办公室的沙发上,委员长在办公桌后,大概是在闭目养神。


并不是说委员长现在很生气或者沙发让人坐着很难受才使他如此不安,正相反,高等的皮质沙发舒适度极高,而委员长看起来也很平静的样子。


……不。


就是太过平静,所以才不对。


自从昨天他们接到Vongola总部传来的消息到现在,除了一开始委员长脸上闪现的一丝情绪,直到现在都是一副无事发生的放松状态。


但是草壁却希望这个人可以露出难过的表情甚至把房间砸了,而不是像这样看起来无动于衷,对于沢田纲吉的死亡。


明明应该非常难受……希望不会一时怒起把基地整个拆掉就好。


“哲。”


正当草壁胡思乱想的时候,冷不丁一个清冷的声音插了进来,吓得他条件反射站直身子:“是的,恭先生!”


主座上的男人缓缓睁眸,一双漂亮的凤眼里夹带的是凌厉的寒意。他起身,唇角勾起了微小的弧度,开口道:


“‘那些东西’进展如何?”


知道对方所指,草壁说:“最后的调试阶段已经结束,可以投入使用。”


“全部打开。”


“是!”


尽管有所疑惑,但是草壁哲矢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委员长布置下来的任务,小跑着出了房间。


云雀则盯着草壁离开后关上的门,半晌笑了两声。


总算是赶上了……那么,等着被我咬杀吧。


草食动物。

 

 



並盛的商业街如往常一样人满为患,一个路人从狭窄的暗巷里走出来后只能无奈的随着人群前进。到了人稍少一点的地方,路人把风衣的领子向上拉了拉,遮住了因为寒风而有些微微泛紫的唇。他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最后向人较少的方向走去。


很快,他摆脱了嘈杂的人群,轻车熟路的穿梭在居民区的小巷中。


然而在路人满心以为可以尽早到达目的地时,他却突然停止了脚步。


地面传来了轻微的震荡,不注意的话很可能被忽略过去。简单的思索过后,他向一个方向看去——震动的来源。


一阵风刮过,鼻尖萦绕了一点点淡淡的气味。是特制的火药在燃爆后特有的味道。他的瞳孔一缩,下意识拔腿就要赶过去,可是没跑两步就硬生生停住了步伐,紧盯着眼前的路,双手死死握成拳。


直觉在叫嚣着一定要过去看看,理智却又残酷的告诉自己,目前没有什么比‘那个计划’更重要的事了,他不能被任何事情绊住脚步。


他略微迷茫的看向了自己的双手:“到底去不去……我……”


“相信你的直觉。”


耳边突然回响起很久以前某个人对他说过的话,他一愣,随即露出一抹浅浅的笑,不再迟疑的向爆炸的地方赶去。

 

 



今天一定是他的倒霉日。扔出倒数第二枚手雷的时候蓝波愤愤地想。


因为年龄他在总部一直得不到重视,不,是明明身为A级探员的他总是受到过多的保护。那个自己从孩提时代就跟随的人总是下意识当他为小孩子,明明已经到了年纪也完成了资格测试,派遣任务的时候与他同等级的探员都领着自己的任务出动了,只有他傻坐到最后,那个人才走到自己跟前,很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抱歉啊蓝波,任务好像都派完了。要不你在总部留守,或者回家看一下妈妈吧,她应该想你了。”


这种时候他会大声反驳,一遍又一遍强调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棕发的青年就会很无奈的安抚他,说嗯是的蓝波已经是个大人了,然后揉揉他的头发,动作轻柔。


“……笨蛋阿纲。”


我已经不想,不想再看着你被所有人围着,耐心而且温柔的笑,目光却始终看不到我。


“……笨蛋。”


我也想与你并肩,和你站在一样的高度,去拥抱看起来很疲倦的你。


“……大笨蛋,我最讨厌你了。”


而不是只能在空旷的舱室里做着呆板无聊的文书工作,直到某一天,听到你身死的消息。

 



居民区的拐弯处很多。蓝波卧在一根电线杆后,脑袋微微探出去,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怪异生物正陷在墙壁上,甩动着肥硕的四肢想下来,破碎的石块儿撒了满地。


“啧,这种时候怎么会有这样的家伙在。”他咒骂了一声。通讯器在刚刚的战斗中被损坏,手榴弹也只剩下最后一枚。


自己刚结束上一个任务,向总部汇报完毕,准备传送的时候,突然遭到了袭击。他只来得及自己躲开攻击,刚被他捕获的犯人只发出一声怪异的惨叫,就消失在了偷袭者的口中。


是X区的人?后扑躲过了巨大肉块的甩击,无奈于武器不足的蓝波只能扔出了仅剩的两枚手榴弹中的一枚,找准时机躲了起来,打开了区间屏蔽器。


还好命中目标,Vongola特设改造过的手榴弹绝对不好消化,而且屏蔽器能扭曲空间,隔绝声音,应该暂时不会牵扯到路过的行人。但是撑不了太久。他咬了咬下唇。


长相怪异的外星生物终于把自己肥硕的躯体从墙上抠了下来。他全身粉色的肥硕的肉一颤,发出了怒吼,直直向蓝波所在的地方冲过来。


——作为一名警探,职责所在,就是保护居民。


蓝波闭了下眼,再睁开时目光坚定,起身就要出去——


“出任务居然不带备用的信号发射器。”


闻声蓝波眼睛睁大,愣愣的看着袭击者背后的青年举起了枪。






————

本来昨晚就能更新,结果又找到一篇文……没忍住我的手orz

战斗描写很苦手,大家将就一下,还有我对未来科技没有啥感觉,写得有些捉急_(:зゝ∠)_刷了一点1827,开心。

我又想了想剧情,发现明明顶着宇宙警探paro但是剧情走向好像不太能体现出来这个设定……所以有可能的话这篇完结会接着写一篇类似前传的文,主要讲纲吉刚成为宇宙警探时候的故事。

以及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13)
©墨染白M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