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白Moo

该账号只发日漫相关。
食杂。
拖延癌晚期。有脑洞没笔力。
高考完回来努力更新!

【all27】NEVER丨PART.01

*宇宙警探paro,私设撑起半边天


*正剧向,HE,微虐


*all27不逆不拆,没有主cp,剧情线为主


*文笔一般,请谨慎食用


*高三狗长弧,龟速更新












“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真实过啊。”

 

 

 


沢田纲吉死亡的消息是第一时间传回总部的。


那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一件事,不如说是不可置信。本来只是常规的出行,作为首领他当天接了巡查任务,归返途中去了一趟密鲁菲奥雷在银河系滞留的飞船,结果却再也没能回来。


而消息的来源,正是密鲁菲奥雷总部。


——沢田纲吉是被身为挚友的白兰,密鲁菲奥雷的BOSS,亲手杀死的。

 


 


此时的並盛尚处于雨季,稀稀拉拉的雨拖了长线滴落在人身上,微凉的,却不会把衣服湿透,意外的有种潮湿带来的烦闷感。


尤其在这种时候。


一双手将一束白花轻轻的放下,娇嫩花瓣依靠着的墓碑上Vongola的烫金字体在细雨中黯淡无光。


单单“烦闷感”三个字远远抵不过他现在的心情。


狱寺隼人看着铅灰的墓碑上精细雕刻的名字,攥紧了手,指节泛白。他的眼底发烫,然而却没有泪。


所有的泪水大概在得知他的死讯那一刻就已经干涸了。


他的手指白暂修长,干净而且漂亮,一看就知道是一位钢琴家的手,而这双手下一定能流出许多优美的曲调,或者清灵,或者幽婉,一路淌进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但现在并不锋利的指甲已经狠狠抠破皮肤扎入掌心,有艳红的血从指缝间渗出,刺目的,和当时蜿蜒在他身下的一样。

 



狱寺隼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有生之年还会再体验一次这样深沉的绝望,像是有什么扼住了他的喉咙,哪怕他睁大眼睛使劲挣扎着去够眼前粼粼的水面,细碎的光撒进眼里,身体却渐渐下沉,向那无止尽的粘稠的黑暗陷落。


无法呼吸。


那遥远的第一次是在无意中得知那个自己很喜欢的银发大姐姐是自己的母亲时。耳边充斥着低等仆人的碎言碎语,带着扭曲的笑容讽刺着,世界将所有的无情与黑暗统统展现给那个只有8岁的孩子。


他一个人躲在墙角蜷成一团,把脸埋进双膝,手臂颤抖间想起那个人好看的笑容,拉他手时指腹的温软,拥抱他时鼻翼间嗅到的清香以及自己心底满满的幸福感。然而他再没等到她,五年后换来的只是那令人发笑的真相。


她在对自己笑时,心里该有多绝望呢?明明知道那样的身份不可能有长久的陪伴,却拉起他的手,笑着和他说,


“隼人,你想学钢琴吗?”

 



“隼人,你能为我弹钢琴吗?”


无边的光芒倾洒,银发女子的笑容渐渐模糊,身影重叠间,青年笑着和他这样说,伸出的手带有灼热却让人留恋的温度。


那是他的光,从不在意他的出身,在面见过他长久离家后养成的莽撞、暴躁、自卑后一边很困扰的一次又一次制止他,一边一次又一次的向他展露笑容,用无声的温柔包容了他的莽撞、暴躁、自卑,将他从深陷的黑暗的泥沼里拉出,重新看见世界的美丽。


然而他不明白,不过是一次短暂的分离,再次见到的只有棕发青年安静的、冰冷的躯体。他双目紧闭着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平常说什么都很俏皮的额发意外顺服的贴下,在皮肤上投下一小块儿阴影。


那一刻光影散去,浓厚的、沉重的黑云覆了天,再没有一丝蓝色。


如同睡去一般,却相隔着永恒的界限。


他垂着头,雨水极缓的从下颚划过。


“十代目……”

 

 



“通缉令下达了么?”


“不,还没有。”


“……为什么?”


“据说是Reborn先生的意思。”


“作为彩虹之子?”


“不,应该是作为Vongola高层传达下来的,彩虹之子那边并没有动静。”


“他人在哪,我要去见他。”


笹川了平忙按住山本武的肩,阻止了他进一步的动作。然而黑发的人抬头,笹川罕见的吃了一惊。代表镇定之雨的黑色瞳孔里无边的怒意和绝望在翻涌,如同暴风雨下的巨浪,随时可以将他吞没。


“放开我。”


“山本你刚出完任务回来还是先休息一……”


“我说你放开!”


山本武一把攥住眼前试图阻止自己的人的领子,手背上青筋凸起:“为什么不下达通缉令?!!白兰那个人渣居然还有脸活着!!我要亲手杀了他!!!”


“你我都清楚,作为警探我们没有权利剥夺犯人的生命。”


手渐渐松了力,他愣神的看着对方眼底的懊悔与悲痛,又或者什么都没看,半晌后退了两步,背撞上了冰冷的金属墙壁才堪堪站稳。


他低下头,把脸埋在了手掌里。


有个A级的囚犯逃跑了,现在适合接这个任务的人不多,只好拜托武去把他带回来啦。棕发的青年双手合十,眉眼弯弯,带着有点孩子气的笑容看着他,但他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笑容。他像往常一样笑着揉了揉对方的头发,从传送室离开的时候还在想着回来时可以顺路去一趟並盛,阿纲这么久不回家一定很想家了,自己要好好给他挑个礼物。


然后画面破碎,尽数变成归途中传讯器上的那几个冰冷的字。


他一个人站在並盛的后山,刚刚完成了任务加上远距离的传送让他有些脚软。他只是一遍又一遍看那几个字,但哪怕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读,还是看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沢田纲吉已死,全体守护者速归。”

 



他先是想了想日期,发现不是愚人节后,压着喉咙笑了一声:“这个笑话可不好笑啊。”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不管他怎么制止都在抖,幅度越来越大,终于通讯器被他摔在了地上,莹绿色的光屏被强制关闭。他极缓极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甚至连礼物都还没有挑,现在却只能尽可能快的回总部。


回那个冰冷的机舱,看见那人睡在冰冷的棺内。他面色苍白,踉跄着走上前,步速越来越快,最后不小心跌倒跪坐在他的身旁,颤巍巍的去捉那人的手。


那被白色的花朵簇着的手都是冰冷的。

 



他不愿信,然而不得不信。


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含混不清的怒吼,掌心瞬间变得滚烫。那些从得到青年死讯后压抑到现在的泪水,混着满满当当的痛苦与后悔,一点一点流了出来,心都也随之一点一点变得空荡。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能再快一点……”


“阿纲……”


“阿纲。”


“你真狠。”

 



“都在吵什么。”


机械舱门开闭的声音响起,戴着黑色礼帽的男人从主舱室内走出,视线习惯性的环视一周,没看到想见的人时才想起什么,暗啧一声,抬手把礼帽压低些,遮住了自己的视线。本来静静趴在他肩头的列恩抬起绿色的小脑袋在他颊边蹭了蹭,又安静的缩了回去。


山本武看到他,刚张嘴要开口发问,杀手就先一步说道:


“不对密鲁菲奥雷进行追捕是‘主脑’的命令。”


“什……”


“这到底是极限的为什么啊?!”


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答案,两人都很惊讶,下意识的继续发问。


“我不知道,”Reborn皱了下眉,“蠢纲是‘它’选择的人,那么‘它’应该有‘它’的意思。”


他径直向传送室走去:“我有事需要返回彩虹之子的总部,具体事宜回来再讨论。”


山本武目光深沉的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机械门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刚刚Reborn提到‘它’时声音里带了一丝不可抑制的愤怒,以及无可奈何。

 

 



“骸大人。”


昏暗的建筑里回荡着少女的声音。库洛姆推开最后一个房间的门,涌起的薄灰让她轻咳了两声。她稍稍等了一下,直到左眼前的黑暗渐渐被柔和的光晕代替,让她看清破旧的垂帘后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


她稍稍跃动了一下,正待上前时又顿住,心底里泛起的皱缩般的疼痛让她止步不前。

 



接到通知时她一下子茫然无措,那个瞬间好像回到了记忆里曾经粘稠的黑夜。她下意识的回头想找骸,却在看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骸大人最近很忙,除了任务以外还在进行着其他调查。她原本想帮忙,对方的唇角却勾起隐秘的弧度:“Kufufufu……我可爱的库洛姆只要待在总部就可以了。”


她知道骸大人的意思,于是顺从的留下,代替对方陪伴BOSS。


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反而受到了BOSS的许多帮助。那个人真的很温柔,总会在自己感到内疚的时候对她说:“库洛姆是我重要的伙伴啊,所以一定要好好的对待自己。”


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失职,没有不顾对方的劝慰一同跟随,只是等着,等着他像往常那样归来,给自己一个明媚的笑容。

 



然而,不对。她身子僵硬了好一会儿不能动,等到恢复意识时已经跑到了黑耀。一定有哪里错了。


没有人戳的破那个巨大的阴谋。


死亡。

 



她知道骸大人一定已经接到了通知,但她不知道对方身处何地,打开传讯器的那一刻会作何表情。她无处可找,但是直觉让她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黑耀中学。


她在门前踌躇,左眼的荧光明明暗暗,将要熄灭。

 



“库洛姆。”


低醇的男声响起,少女握紧了门沿把门整个打开,向对方走去。


“骸大人……”看清对方脸的那一刻,似乎是终于找到了可以停靠的岸,少女膝盖一软就要跌倒,在坐到地上之前被对方抱住。


她的泪再也忍不住,一点一点湿透男子胸前的衣物。


“……那不是你的错。”六道骸拍拍库洛姆消瘦的肩,纵容了她的泪水。


是的。这都是他意料之中的。

 



那么,为什么会在收到消息后回来这里呢?


“Kufufu……沢田纲吉。”


“你会为弄哭我可爱的库洛姆付出代价的。”

 

 



“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哦。”


“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对我这么说。


对此我只是笑笑。“别把我们混为一谈啦,你是你,我是我。”


“况且,像他这么有趣的人——”


“我才不会像你们一样杀了他呢。”

 



……我记得,不久前,我好像这么说过。


然而……

 



他的血沾满了我的双手。

 



阴暗的会客厅里,倒在沙发里一动不动的人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手指颤抖着抚上左眼下王冠形状的刺青。


“我居然,又干了这样的事啊。”


“小纲吉。”

 

 



隐秘的暗巷里幽冷凄静,四方的金属过道隐于混沌,色彩都在沉闷的空气里氤氲了起来。


不久突兀的步伐声斜插进了这个恍若隔绝的空间。两个人影前后走过,清晰的步伐声回荡,都像要融合在一起。


绕过了歪七扭八的密道,将到出口处时走在前面的人停下,后面的人也止步,看着他转身看着自己,暖褐色的瞳孔盛满笑意。


“到这里就好了。”


“死了就不用回来了。”


“居然这么绝情。”


前面的人嘟囔着,轻轻闭了一下眼睛,将眼底的那一丝倦意藏好。突然有一双手抚上了他的眼眶,他睁眼,面前比自己高了不止一头的人正垂眼看他,漆黑的眼瞳望不见底。


“要是又左脚踩到右脚摔倒而死就不要说是我的学生。”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啦能不能不要再提。”


他的心底蓦然一松,紧急事件给他带来的不可名状的压力似也减轻了很多。于是不再停留,他走向密道的尽头,手指摸索着冰凉的金属壁,在某处停止,然后把整个手掌缓慢而又严密的贴合了上去,指尖跃动的火焰若隐若现。


终端运转的细微声响擦过耳道,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一身漆黑的男人抱臂而立,脸隐藏在阴影里。他弯了弯眼睛,苍白的唇勾起一抹细小的弧度,然后回头向前迈步,冰冷坚硬的墙壁如水般化开将他融入其中。


Reborn看着沢田纲吉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那个整天什么都干不好只会傻笑的蠢学生已经长大了。他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棋局早已铺开。”


“那么,如果棋子变成了对弈者呢?”

 



——————


格式能把我搞死……欢迎捉虫!


第一章就发发刀,埋点伏笔之类的,有需要的话以后会改。


突然想起来69后期戏份蛮多的,啧,幻术好用嘛←ni


还会有回忆杀之类的27懵懂无知的那些年的故事


顺便透露一点设定,点火的特权我给阿纲留下辣!如果非要说其实还有G爷_(:зゝ∠)_初代的故事也是很重要的,后期会详写,但是!你们不要相信我的脑洞质量,因为我的设定很清新脱俗【bushi【


还有大部分人都不是地球人,比如老R,关于阿纲是不是,你们猜猜啊?x


顺便给自己的文笔跪了,拍砖请轻一点……

评论(5)
热度(17)
©墨染白Moo | Powered by LOFTER